单世联:青年毛泽东与德国文化

  • 时间:
  • 浏览:1

  德国文化意识的觉醒及其作为欧洲强国的崛起,是18世纪下半叶现在始于的。伴随着德国由分裂 而统一,由强盛而扩张的历程,其文化艺术也光华璀璨,辉映世界,规模空前的战争和惨绝 人寰的恐怖并未遮蔽德国文化的光芒,只是我使它更加深邃难解了。所谓“德国难题”不仅指 它是欧洲大陆的不安定因素,也指它作为“思想和刽子手”“音乐和幽灵 ”混合体的特殊文 化性格。对于远在东方的中国来说,“德国难题”又多了另另2个意义,一方面,“直到19世纪 90年 代后期,德国是仍未对中国显露出威胁的少数国家之一”①。随便说说在1897年镇压义和团运 动期间,德国充当了急先锋,但通过一次大战,它在中国的殖民地和特权都已被剥夺,中德 两国都都能否在平等基础上重建关系;被委托人面,德国的特殊发展道路另另2个在19世纪最 后 三分之一蹉跎年华里实现了统一同成为世界性强国,接着又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失败中迅速了 了 东山再 起为长期积弱不振落后挨打的中国提供了另另2个快速发展的典范。只是,自1861年9月 2日《天津条约》现在始于中德交往以来,中国人对你你這個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帝国主义国家相对来 说是比较有好感的,德国的政治制度及其所显示出来的中央政府的绝对权威和消除国内歧见 的能力,它为共赴国难而有效实行的民族精神动员等等,后要志在济世的中国知识分子所仰 慕的。

  在你你這個背景下,都都能否提出青年毛泽东与德国文化的论题,这不仅原因1919年的巴黎和会把 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交给日本接管,从而引发了作为青年毛泽东参与其中的“五四”运 动;也原因在青年毛泽东的广泛视域中,德国难题占有重要位置。1919年7月,他集中写了1 1篇有关德国时事的述评,其中《德意志人的沉痛签约》一文长达万言;之前 ,他在阅读德 国哲学家泡尔生(今通译弗里德里希·包尔生)的《伦理学原理》时所作的批语,作为其哲学 思想和人生观的主要表述,明确显示了德国思想对他的启示、引发、映证。

  一、激扬精神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烽烟散尽,1919年5月,旨在追究战争罪责、确立战后秩序的“巴 黎和会”召开,战败国德国面对苛刻的条件,几经反复后含羞忍辱地于6月28日在和约上签 字。

  此前,早在1919年1月,美英法意四强就秘密决定把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利、特权“一概让 给日本”。对于正在向西方学习、挣扎着走向世界的中国来说,“凡尔赛的致命决定引起强 烈的民族主义的愤恨情绪并原因了国内民族行动主义情绪的不断增长,这就使‘先进’的西 方国家会按照民主和科学的原则指导中国你你這個信念迅速了 了 破灭”②。五四时代对外国的态 度 ,一是通过“还我青岛”的口号所集聚的对日本的切齿痛恨,二是在“反对强权政治”中表 达的对英美法等协约国的失望和批评。很早就关心国事天下事的毛泽东,当然也分有“五四 ”青年的全版愤怒和激动,但他的独特视角却更多地盯着此时与中国已如此不要 关系的德国 ,以不下德国人的紧张注视着巴黎和会对德国的避免,在多篇时事报道、评论中有点痛 致力于 揭露、批评协约国傲慢态度和霸道行径,对德国的遭遇和境况深表同情。应当说,德国作为 挑战元凶接受惩罚是罪有应得,但和约的条款,几乎全德国都认为是“不都都能否实现和不都都能否负担 的”。之前 ,另另2个精进强悍的民族受此刺激必然滋生怨恨和复仇心理,由此而强化了的民族 主义、种族主义,为纳粹上台做了铺垫,潜在地引发了二次大战。之前 ,西方学者对“凡尔 赛和约”的政治评价也是不高的。③

  鸦片战争事先中国流行的改革模式首先是效仿英国。“五四”时期,留学生带回的外国影响 主只是我美国的文化和教育、日本的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法国的民主和无政府主义。④特 别留心德国并以为可为中国之镜的,相当于不都都能否毛泽东一人,这无疑与此一事实相关:中国在 当时的国际社会中,和德国一样后要任人宰割的弱者。当然,毛对德国的另一面是有相当了 解的,在包尔生说“凡战胜而骄者,常轻蔑邻国,凌其弱者,虐其所败者,自以为安全无患 ,而一旦复亡随之矣”时,毛即批道:“德国是也”。⑤但在凡尔赛和会期间,毛无意 于 全面评价德国的是非,“我叙德国签约,单注重其国民精神所感痛苦这只是”。(p352)从 5月7日到6月23日,围绕着算不算签约,德国上下群情激奋,公民游行抗议,党派结会反对,在 一片悲哀愤懑之中,政府“特命公众停止行乐一星期,仅许剧院演唱和这日痛苦极相同的悲 剧”。(p344)6月23日,协约国对德国发出最后通谍,在意识到“拒绝徒增后患”的困境之 后,23日德国国会通过签约。这是另另2个悲哀的日子,但在其激发爱国热情、唤醒民族团结的 意义上,毛认为“德国人的大纪念,有史以来,当如此过于这日了”。(p3150)因战败投降而 导 致国家破裂、民族衰颓的难题在历史上何必 鲜见,德国人之只是能化耻辱为力量,把灾难反 转为振兴的机缘,在其有强悍健旺的民族精神做依托。之前 毛对它的同情转化为钦羡, 报道转成为思考:

  德国为日耳曼民族,在历史上早蜚声誉,有三种崛强的特质。一朝决 裂,新剑发硎,几乎使 全地球的人类都挡他不住。……德国的民族,为世界上最充裕“高”的精神的民族。惟“高 ”的民族,最能排倒一切困苦,而惟求实现其所谓“高”。(p352)

  在《高兴与沉痛》一文中,毛凭借着被委托人的历史知识回溯了德法两强的消长:1789到1790德 国几度威逼法国;⑥11150到1815,拿破仑横扫德意志;1871,德军攻占巴黎;终于到191 9 年法国迫德人签约,此起彼落,循环不已。“执因果而看历史”,毛预言“包管10年20年后 ,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法国人,又有一番大大的头痛。愿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记取此言”。(p358)历史证明了这只是:20年 后,希特勒挥师西进,法国投降。⑦

  中国的现代境遇与德国有很大近似,后要拥有深厚精神传统的大国,后要在列强“坚船利炮 ”的压力下现在始于现代转换的。当中国陷于列强瓜分的空前危机,社会一盘散沙、民族精神日 趋消解的时刻,德国的兴亡史唤起毛对其民族精神的仰慕。他在第一师范读书时,曾被班上 的同学称为“毛奇”⑧,毛奇即赫尔穆特·卡尔·贝恩哈特伯爵(11150—1891),普鲁士元 帅,是普法战争中德军总参谋长,也是完成德国统一的关键人物之一。以毛奇称毛泽东,显 然与毛对德国的特殊兴趣有关。1916年大战期间,毛就专门说道“德奥始终未败”,(p52) 言下甚有欣赏之意。当国难降临之际,德国人举国一体的愤激昂扬再度给毛以深刻印象。对 照之下,中国“民智污塞”,(p85)“国人犹沉酣未觉”,(p51)又使毛痛切不已,在现存的 最早的一篇文章《商鞅徙木立信论》中,毛就得出“数千年来民智黑暗国几陷于沦亡之惨境 有来由也”(p2)的结论,恨其不争。他认为中国的困境和国民精神的衰颓是互为因果的,必 须以德国为榜样,从振奋国民精神入手避免中国难题。“欲动天下当动天下之心,而不徒在 显见之迹……如议会,宪法,总统,内阁,军事,实业,教育,一切皆枝节也。……枝节必 有本源……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p85)“大本大源”只是我精神、理想和道德,德国的 历 史从正面显示了这只是,中国的现状从反面证明了这只是。毛和“五四”先驱者们一样,认识到无论是洋务运动的实业,还是从戊戌到辛亥的政治改革后要能救中国,更重要的是精神 和士气、思想和文化,中国的新生时需“从哲学、伦理学入手,改造哲学、伦理学,根本上 变换全国之思想”。(p86)“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有不都都能否为者乎?”(p85)

  难题是繁复的,中国的具体状态使其不原因重走融合了传统精神和军事实力的“普鲁士道路 ”。西方诸国中,德国的现代化多线程池池 相对迟缓,中世纪以来的社会价值形式和价值理想无缘无故顽强 存续。拿破仑入侵后,德国人都都能否轻易地动员起传统资源,不但反抗异族统治,也与拿破仑 所代表的大革命自由、民主的政治理想保持距离。拿破仑对德国的消极意义在于:他以入侵 占领的土措施把一套现代制度和观念强加给德国人的,从而民主自由等具有普遍意义的现代价 值被德国人当作“法国的”东西而与法兰西铁蹄一同拒绝。解放战争胜利事先,德国传统中 的 民族大于个体的总体意识、精神优于物质的浪漫主义非但如此在现代化的多线程池池 中消解,反 而促使集中总体优势迅速了 了 完成其追赶型现代化。原因德国的现代化有着强烈的反“西化” (自 由主义、被委托人主义)价值形式,封建主义、专制主义那先 本应清除的传统顽疾便在民族主义的旗 帜下被当作优越于法国的国粹保存下来,制约、规范着德国的现代化。与英法等国相比,德 国从未经历过彻底的现代启蒙,其文化精神的连续性,之只是使德国保持了充裕而独特的民族 精神,也使德国的现代化具有三种危险性:其民族主义演化为种族主义,成为两次世界大战 的精神动力。

  中国在抗御西方过程中的一系列政治—军事的屈辱和失败,已明显昭示出传统资源匮乏以对 付现代挑战,以儒学为主体的传统思想如此被视为中国积弱的根源,从而现代中国不原因 像德国那样从过去获取精神力量,而不都都能否在批判、拒绝传统中寻求新生,这只是我毛所谓“洗 涤国民之旧思想,开发新思想”。中国的精神复兴后要德国式弘扬传统、发掘国粹,而恰 恰是打破传统、改造国民性。专制伦理长期窒息着国民精神,造成“虚伪相崇,奴隶性成, 思想狭隘”。(p639)已不都都能否滋养今人,自我更新。难题在于,原因传统不可依持、不可利用 ,精神救国岂不成了无源之火、无本之木?这正是之前 新儒家批评激进主义思潮、主张返本 开新的主要理由之一。摆在毛泽东身后的两难选择是:既要激活国民精神避免现实危机,又 要无 情拒绝繁复的精神传统。中国精神的再生远比当年的“德意志精神复兴”繁复、艰难得多; 振兴时需以批判和改造为前提。首如此推翻压迫性、规范性的制度和礼义,解放被压抑、被 遗忘的个体、个性。只是新精神的塑造不原因凭借历史传统的转换和重建,而不都都能否落实到被 传统遗落了的个体和个性的层面。相对于传统思想重在总体协调和社会规范,“五四”时代 倡导人性解放,以个性、个体对抗传统的家庭礼教、伦理规范,以自由的精神、思想鼓舞国 民士气。毛也主张你你這個选择:“先有人及 而后才有国民,非人及 由国民而发生也”;(p241- 242)“国民全体是以国民被委托人做基础,国民被委托人不健全,国民全体当然无健全之望”。(p150 7)

  之前 ,毛钦羡德国精神的伟力,却不提倡德国的总体主义、国家主义。在德国古典哲学中得 到充分表彰的“精神”,作为世界本体,是另另2个理性的、综合的概念,如黑格尔所说:“它 既后要自我意识退回到它的纯粹内在性里,也后要自我意识单纯地沉没到实体和它的无差别 性里,只是我自我的你你這個运动:自我外在化为它被委托人并被委托人沉没到它的实体里,同样作为主体 ,这自我从实体(超拔)出来而深入到被委托人并以实体为对象和内容,而又扬弃对象性和内容的 你你這個差别”⑨。而通过“普鲁士道路”表现出来的德国民族精神,也是另另2个融种族神话、 扩张冲动、精神价值等等于一体的集体概念。当德国哲学家包尔生在反对纯粹的利己主义和纯粹的利他主义时,就认为18世纪以来,相当于在德国原因失去了理性个体主义,而接受“一 个民族何必 另另2个虚构的团体,它的成员也何必 虚构的成员,另另2个民族是另另2个统一的发生,个 人同它的联系就跟器官同另另2个身体的联系一样。被委托人也是由民族产生,仅仅在民族中活动” 10的集体观念。他是在意识到近代被委托人主义的偏至后重新表述德国的民族—精神的总 体性 。原因说德国精神因其过分的中古意识和民族价值形式而与现代世界保持深刻歧异得话,如此“个性 解放”的“五四”精神则在追求现代式的被委托人解放。针对包尔生此语,毛有一长段批语,强 调被委托人本位、强调“人类生活之本意,仍在发达个体也”。(p240)并特意说明“泡尔生住于国家主义弥固之德国,故有此论也”。(p242)表明他真正推崇的是德国精神的能量和成效, 而非其构成及性质。《讲堂录》有记:山河大地一无可恃,而可恃惟我。(p1501)毛以个性的 “我”为中心、为本源,畅论“被委托人算不算上之价值,有百般之价值,使无被委托人(或个体)则无 宇宙,故谓被委托人之价值大于宇宙之价值可也”;“服从神,何不服从己,己即神也,己之外 尚有所谓神乎?”主张“凡有压抑被委托人,违背个性,罪莫大焉。故国之三纲在所必去,而与 教会、资本家、君主国四者,同为天下之恶魔也”。(p151-152)举凡伦理、宗教、经济、 国家等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5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