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嚴手機實名制”實施追蹤

  • 时间:
  • 浏览:0

  據新華社北京9月14日電 按照工信部的通知,從9月1日起,購買手機卡必須出示二代身份證“驗明正身”。記者調查發現,“史上最嚴手機實名制”實施以來,不少非實名用戶已經改辦了實名制卡。但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依然所处沒有示当时人身份證即可購買三大運營商手機卡的清况 。

  不不身份證

  要能買到手機卡

  1日當天,不少手機用戶收到來自運營商的短信,要求其去營業廳辦理手機實名制。然而,記者近日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發現,不不身份證仍然要能通過多種渠道買到手機卡。

  在深圳,相關部門9月2日在羅湖書城片等7個行動電話卡售賣場所查出23家所处違規銷售清况 的店舖。暗訪人員在沒有出示身份證的清况 下,在羅湖書城片、福田統建樓片、南山區沙河街片購買到3張手機卡,其中中國聯通卡2張、中國移動卡1張。

  6日,記者在上海火車站地下通道看完,售賣各類電信運營商手機卡的小商店依然隨處可見。在一家位於拐角處的小商鋪,店主從抽屜裏抽出一沓“中國聯通4G慧卡”表示,不不提供身份證就要能購買,75元一張,卡內中含50元話費。

  13日下午,記者在北京朝陽區慈雲寺橋附近一處報刊亭看完,店內有多家運營商的手機sim卡銷售。記者看完,這些卡均和運營商營業廳銷售sim外觀沒有差異,號碼、卡號均印刷在卡面上,手機卡下皮 更是顯著提示“憑有效身份證件,辦理真實身份資訊登記”。隨後,記者用購得的手機卡接通嘗試通話、短信等功能,均暢通無阻。店主告訴記者,這些卡是批發來的,要能用別人的身份證資訊開卡,這樣就不會遭遇停機了。至於這些身份證的來源,店主則不肯再多説。

  “偽實名”電話卡形成龐大産業鏈

  據介紹,利用非實名或“偽實名”的電話卡實施電信詐騙,已經形成龐大的産業鏈。

  “而且 詐騙電話所使用的手機卡可是我‘偽實名’的電話卡。這些手機電話卡看上去是實名的,但卻是與登記身份的人毫不相干的人在使用。”350公司首席反詐騙安全專家裴智勇説,此外,讓人不勝其煩的各類騷擾電話,與非實名的手機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裴智勇説,從今年初工信部等部門開始整治以來,各類騷擾電話、短信並沒有得到有效遏制,其中一個重要原应可是我各種“偽實名卡”的大量所处。

  比如,雖然在上述“中國聯通4G慧卡”的包裝上,明確註明“需用實名制登記才可使用”,但而且 店主稱,這些卡都已經實名登記過了,無須購買者再出示身份證件。

  為什麼會经常出现“偽實名卡”?一方面,業內人士表示,有不少個人和商家出於利益需求,在實行實名制前就開始“囤積”手機卡,有的甚至從農村和偏遠地區大量購買身份證資訊用於辦卡,給手機卡實名制留下了“歷史遺留問題”。

  当时人面,記者調查發現,即使在9月1日之後,使用当时人的身份資訊,仍然能夠辦理運營商的手機卡。9月4日,北京朝陽區東三環一處報刊亭店主向記者表示:“找個大伙 的身份證要要能,我這兒要‘掃描’一下就能用,有的有了你的也沒關係。”6日,西城區菜市口附近的一報刊亭店主同樣表示,報刊亭可是我要通過運營商的設備“掃一下”就好,並不會驗證身份證資訊與使用者否是一致。

  “偽實名卡”

  識別難度較大

  2015年1月工信部公佈數據顯示,僅中國移動在全國非實名登記的手機卡已達1.3億張之多。工信部相關負責人近期表示,今年治理專項行動開展以來,電話用戶實名率穩步提高,全國已完成50余萬老用戶補登記工作。

  工信部電信經濟專家委員會委員李易認為,非實名電話卡的氾濫與運營商近年來的高速擴張有關。運營商過於關注自身業績,對客戶資訊的品質有所放鬆,特別是經營業績層層加碼到基層營業網點,有的業務員出於考核的考慮,會放鬆對實名制的要求,而利益的驅動讓這些漏洞依然所处。

  儘管三大運營商已經開始清理非實名卡,而且 對於“偽實名卡”,運營商還沒有找到行之有效的快速解決依据。據移動公司内部人员人士透露,“偽實名卡”的識別難度較大,不方便進行電話或短信通知,非要在用戶到移動營業廳辦理業務進行實名驗證,原应在登錄網上營業廳輸入身份資訊時,逐步解決“偽實名卡”的問題。

  專家認為,運營商應將“實名制”的實施當做自身轉型升級的機遇。“在運營商的數據庫裏,大量非實名原应‘偽實名’的用戶數據降低了運營商所掌握的大數據品質,需通過嚴格的實名制將現在的資訊孤島打通,通過高品質的數據分析提供精準便捷的客戶服務,參與‘網際網路+’時代的市場競爭。”李易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