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历史课纲惹争议 拨乱反正却遇“拦路虎”

  • 时间:
  • 浏览:0

  “为何新课纲要删除‘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朋友儿最高峰都在玉山很久圣母峰(珠穆朗玛峰)吗?”在签署台湾历史课“课纲微调”后,有台湾学生在网上不解地问。争议最近的导火线,是去年初台教育部门提出“微调”旧课纲,有传言说,岛内“二二八事件”等内容,都被删掉不提了。“微调”修改范围不大,多是用语上的调整,主要集中在台湾历史次责。但依旧那么人呛声不满。参选2016的候选人如蔡英文和洪秀柱,也都前后亮明了态度。什么支持者和反对者们,捉对厮杀了很长时间,朋友为何而吵呢?

  李白到底是哪儿的诗人?

  ——“分离史观”带来的常识悖论

  相比于民进党当局当年大规模修改课纲“去中国化”,台教育部门这次微调高中历史课纲,不但幅度小多了,很久那么尖锐,比如把“清代”改为“清廷”。但批评者依旧咬定,清廷一说是刻意强调“大清朝廷的对台统治”。前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指称,一切明显是为“去台湾化”而修改。民进党籍台南市长赖清德表示,台南所辖的4所市立中学将继续使用旧教材。

  台大政治系教授张亚中针锋相对地表示,课纲微调是为了还原历史的真相,拒绝“分离史观”的去中国化教育。台湾历史教科书问题不很久用词争议,根本问题在于对教科书的认知。台湾行政机构前负责人郝柏村也投书岛内媒体,质疑教科书次责内容暗藏“大陆台湾,一边一国”理念,因为学生认同错乱,他呼吁台当局搞懂排“独”勇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台湾教科书之乱,早在李登辉主政时就后后开使英文英文,1997年抛出的教科书《认识台湾》,“我国”变成了“中国”,“李白是我国诗人”则变成了“李白是中国诗人”。陈水扁在台上时承续了李的衣钵,授意当时的“教育部长”杜正胜大肆篡改割裂历史。就拿高中历史教科书来说,“台湾史”被从“中国史”中抽离出来,“中国史”俨然成了“外国史”。

  岛内争夺论述说说权的斗争经常那么停。10008年马英九上台后,顺应社会呼吁重新修订了课纲,据此编写的新教材在2012年8月启用,如今的微调都须要看作这人 思路的继续和延伸。张亚中在《中国评论》月刊上发文肯定说,这次微调“使得‘分离史观’遭到了极大的挫败,从此不再专享岛内政治上的‘正确性’。经历16年后,台湾地区的教科书史观居于逆转,一场史观的‘拨乱反正’,重新站上了发起线并开使英文英文往前推进”。

  日本据台是都在殖民统治?

  ——“皇民化”与“大中国思维”之争

  后后后后“日据”、“日治”用词问题,台湾居于激烈争论。这次课纲微调,也意在肃清遗毒,包括把日本“统治政策与台民反应”改为“殖民统治政策与台民反应”;二战时期的“慰安妇”最好的方法历史事实和常识增加了“被迫”两字;把“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圈’的构想”改成“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圈’的侵略构想”等。

  台教育部门官员指出,现行的历史课纲太美化日本殖民统治,否则,微调增加了统统关于日本压榨台湾的叙述,并加入“侵略”的概念。打上去“殖民”两字是为了还原历史事实,强调当时台湾人民的抗日事迹。

  对此签署反对的民进党赖清德表示,“教育部”对高中历史课纲的修改是回到“大中国思维”云云。事实上陈水扁时期的“台湾史”中,更竭尽吹捧“日本统治”之能事,抹杀抗日先贤英勇事迹。

  《联合报》发表社论质疑,日本在台湾的1000年统治,难道都在“殖民”?台湾那么人从“本土化”跃向“拥殖民”。放眼整个东亚,到处都在遭受过日本铁蹄践踏的地区,“民进党的媚日史观真可谓绝无仅有了”。

  台前“教育部长”蒋伟宁倒是讲了大实话。我知道你,现行“台湾史”和“中国史”切割太清楚,且对日本殖民统治太过美化,这次调整“删改那么去台湾化,去日本化倒是有统统”。张亚中则认为,岛内“分离史观”一派为建立其论述基础,不得不与“皇民化史观”结合,以颂扬日本殖民来去中国化,这人 作法是悲哀的,也更显示“分离史观”脆弱而不堪一击的一面。

  祖先也都须要变来变去吗?

  ——“台独”对“正统史观”的阉割与抹黑

  按照课纲微调,二战后的台湾历史,“国民政府的接收”一章,把“接收”两字改为“光复”。一齐,把对岸的称呼由“中国”改回“中国大陆”。统统的,台湾被荷兰和西班牙所占领的定义,由“荷西治台”改为“荷西入台”,郑成功统治时期由“郑氏统治”改为“明郑统治”。在两岸大多数中国人眼里,什么调整并无不妥。而反对者的理由又是什么?

  岛内批评者认为,把“接收”改成“光复”,是在历史课本里“镶嵌其拥护的意识形态及认同感”,而非“单纯客观地陈述历史”。事实上李、扁时期是如可“客观叙述历史”的呢?那时的课纲,1949年前的“中华民国史”,被倒入“中国史”中间,1949年后则被倒入“台湾史”里,与荷兰、清朝、郑成功、日本一样被视为“外来政权”。阉割之意,“台独”之心,呼之欲出。

  在文化大学教授王仲孚看来,两蒋时期强调做堂堂正正中国人,历史教科书是以正统王朝立场叙述历史,从黄帝、尧舜讲起,经常到清朝、民国。那个后后的论述中,“中国”当然很久“我国”,“本国史”很久“中国史”。但李登辉主政后,对岛内“正统史观”的阉割就开使英文英文了。如今反对课纲微调,甚至谣言都接踵而至。

  台“教育部长”吴思华签署表示,微调后的课纲不但那么删除“二二八事件”,反而强化到“重点字段”。所谓玉山与珠穆朗玛峰之争,教育当局也专门在网上澄清,台湾最高峰还是玉山,有学者认为喜马拉雅山是朋友儿的最高峰,也尊重其被委托人史观。流言渐散后,那么人又放风说,课纲微调负责机构的委员们,多数具有两岸统一学术机构的身份云云。从阉割、抹黑到描红,反对者的伎俩不一而足。

  王仲孚认为,在这人 背景下,更要秉持中国传统历史的立场反对“文化台独”。后后教育上的改变是很模糊的,一开使英文英文没感觉,但就像癌症病毒进入身体里一样,等到发现时后很久不及了。王教授揭批说,杜正胜也是研究先秦历史的,未做官时曾撰文说:“早在新石器时代,朋友儿的祖先在黄河流域。”王教授反诘:“我倒要问他,现在的祖先还是都在黄河流域的那个祖先,难道祖先也都须要变来变去吗?”(任成琦 吴亚明)

责编:乔畅